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教育

统御万界 第三七三章 各怀鬼胎(上)

时间:2020-01-17 01:38:37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统御万界 第三七三章 各怀鬼胎(上)

红爷当然很想去看看天降神石到?有什么奥秘,不过他不能大大方方的去。天降神石之地已经被法教重重守护起来,神石周围三百里,成了法教的“圣池”,目前法教正在将圣池提升到一个和圣山相同的神圣高度。

红爷一旦靠近,就会被法教的人感应到——而她这一次逃出来的。

当天降神石,红爷就被法教暗中监视起来。好在法神还不算彻底失败,祂在法教中还有许多真正的信徒,并且这些人也身居高位。在他们的帮助下,红爷才逃了出来,否则只凭她自己,根本不可能走出圣山。

不过孙昂有自己的办法,他用了一枚大乘符印,将红爷的血脉封镇起来,看上去她就是一个美丽少女,只是武道修为惊人。

圣池距离贡阳城有数十万里的距离,孙昂带着属臣和红爷,用了数次远距离传送符印,在数天之后来到了这片荒原上。

靠近生吃的范围内,每隔三百丈,就有一根巨大的六棱石柱,上面雕刻着一些符文。虽然不是符印,但也具有一定的预警效果。

这是从魔族的魔云柱之中得到的启发,连绵不绝的巨大石柱将整个圣池围住,无论是从地上还是地下都难以不惊动法教悄然潜入。

孙昂站在入口处,抬头一望隐约感到这一片天空中至少有五位在游弋,随时应对发生的各种情况。

他撇了撇嘴:“走吧。”

每隔一段距离,就会有一座巨大的石门,石门虽然是临时搭建,但是十分高大雄壮,有几名武者守卫在石门下。

因为圣池凡为广大,虽然近来献祭的人很多,可是分摊到每一座石门上却不多了。孙昂等人被武者们严格的盘查了一番。

为首的武者乃是命玄境,认得孙昂,歉意道:“还请阁下原谅,这是出于对法神的尊重。”

孙昂感觉到身后的红爷愤怒明显有些压抑不住,他微微一笑,道:“没关系。”

掌教显然还是利用法神蒙蔽下层信徒,这是红爷所不能够忍受的。

命玄境武者躬身请他们进去,道:“小人已经向上报告了,阁下继续往里走,前面会有人接应。”

果然,孙昂他们进入圣池范围,不到三十里,就遇到了一群牵着暴兽的武者,为之人呵呵一笑,躬身对孙昂一礼:“孙昂阁下,掌教大人听说您来了非常高兴,特命小人前来迎接。前途遥远,还请诸位乘坐暴兽。”

孙昂看了看那些暴兽,竟然都是四阶,不由得有些奇怪。他是七界之上的兽师,很清楚降服暴兽有多困难。

四阶以上的暴兽,大都是宁死不屈的。就算是孙昂,也是涌上了各种猥琐手段,才能够让高阶暴兽臣服。

而四阶暴兽在如今的圣池,就好像一般的劣马一样,随便牵出来给人当坐骑。似乎是有些太“廉价”了。

孙昂回头看看红爷,后者轻轻摇头,显然这也是天降神石带来的变化。

孙昂谢过了那人,带着大家翻身上了暴兽。一落座孙昂终于发现,这些暴兽并不是真正被降伏了,而是被封镇了生魂。

他细心观察了一下,在这些暴兽长长的兽毛下面,隐藏着一些淡淡的纹路。明显是人为刻印上去的。

凭借八阶符师的造诣,孙昂粗略一看就明白这些纹路和魔纹类似,不过作用却在于暴兽生魂。

暴兽生魂结构复杂,和人的灵魂由三魂七魄构成类似。这些古怪的纹路将暴兽生魂当中某一部分封镇,而这一部分恰恰是暴兽血性的来源。

这一部分生魂被封镇起来,只能无助的在暴兽体内某一个阴暗的角落里不停咆哮怒吼。

而没有封镇的那一部分生魂,则是维持暴兽基本生存的部分。简单来说,如今孙昂等人乘骑的这些暴兽,其实已经是一群“行尸走肉”了。

不过这一群行尸走肉速度极快,两百里的距离,不过半天时间就到了。

接待他们的法教强者指着前方一片新建成的庄园说道:“阁下,还请在这里休息一下。如果需要献祭,还请阁下和掌教大人亲自商议。”

孙昂道:“我想先深入了解一下天降神石,不知道贵教可否有人为我解惑?”

那人爽朗一笑:“既然阁下有要求,我教当然会满足。您先去休息,小人把您的要求上报一下,相信很快就会有宗老前来。”

孙昂点点头。

这座庄园新建成不久,还散发着白灰和生漆的味道,不过里面已经住了不少人。

孙昂独占了一座大院子,所有人都觉得理所应当。在这里,居住的面积和身份是成正比的。周围其他几座小院子,也都住满了人。

孙昂安顿下来时间不长,就听见一阵快意的马蹄声从某个方向上,迅速接近庄园,有一群年轻人纵马大笑:“苍天有眼,小爷终于是了!哈哈哈……”

“恭喜少爷、贺喜少爷!”

“古往今来,二十出头的屈指可数,少爷堪称绝世奇才。”

自然有一帮马屁精连连凑趣,那少爷也被捧得飘飘然一声大笑:“休息几日便回去,这一次小爷要重上人魔战场,杀的魔族屁滚尿流!”

他们一边说一边冲进来,那少爷的嗓门极大,恨不得让整个庄园的人都知道他已经是强者了。

孙昂也听到了,他坐在堂中,淡然的品着茶微微一笑,并不特别厌恶:谁没有年少轻狂的时候?人家好不容易成就了,就让他嚣张一下吧。

只是他的属臣们不免露出不屑的样子,自家主公可是凭借自己的实力晋升,并不倚仗天降神石。也不曾像你这般张狂啊?

那一行人大步而入,好巧不巧的就住在孙昂东边的一座院子内。

进了院子之中,那少爷似乎更加肆无忌惮了,大灌了一口侍女送上来的美酒说道:“那孙昂有甚本事?竟然成了人族天才。嘿嘿!如今本少爷也是了,我倒要看看,他还能不能继续压在我头上!”

“来人,通知家中准备好各种装备,小爷回去之后全都装备上,到时候在人魔战场上冲杀一番,功劳不能比孙昂少了。”

“是!”他的那些狗腿子下人却是极为配合。

这边院子中,孙昂也愣了一下,颇感莫名其妙:“这小子是谁?怎么就把我记恨上了?”

他只是随口一问,但是属臣们立刻当成了大事来办。邓太吉使了个眼色,便有一名命迁境中期的属臣身形一晃闪出了院子打探消息去了。

红爷笑吟吟的坐在一边,从怀里摸出来一只只有巴掌大小的纯银小酒壶,拧开了喝了一口道:“因为你臭名远扬!”

孙昂佯怒:“你现在这个样子,当心孙堂不肯要你了。你还敢得罪我?不想让我帮你说好话了?!”

红爷顿时扭捏起来,想要依着自己的性子强硬一番,可是有真的很担心。她跟孙堂开始交往的时候完全不是现在这个样子,然而这世上如果有一个死心眼,女朋友变漂亮了反而不肯要了的人,那一定是孙堂。

她下定了决心,把手里的小酒壶递上去:“要不,我请你喝酒吧。这是我从法教圣山偷出来的贡品美酒,这一路上喝了不少,就剩这么一点了。”

那意思是,小爷够意思吧,这么珍贵的东西都舍得跟你分享。

孙昂哼了一声,把小酒壶推开:“你自己留着吧。”红爷明显的松了一口气。

那名属臣回来了:“主公,是明教属下申家的长孙申纪文。”

孙昂压根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申纪文?他是谁?”

田黛儿在一边异样的看着他:“主公你当然没听说过,不过这些人可是整日将你的名字放在心头,您是他们超越的目标。”

“不仅仅是申纪文,各大势力都有自己悉心培养的少年天才。这些人是他们的门脸,七界上有各种的比试、武赛,这些少年天才能够夺冠,就是他们所属势力的荣光,可以借此吹嘘宣传。

而自从有了主公之后,这些比试和武赛就变得毫无意义,你若失去参加,那么毫无悬念您就是。若是您不去参加,他们就算是夺冠了,也觉得名不正言不顺,因为没有战胜您。”

一边的邓太吉笑着说道。

裴艺则更加直接:“主公,您是不知道这些家伙和您生在同一个时代多么的幽怨啊。原本他们有了一点成就,就可以引得世人瞩目,无数人崇拜敬仰,甚至将他们的故事变成了歌谣在七界上传唱。

而现在呢,因为您像一座大山一样压在他们头顶上,不管他们取得了什么成就,别人听了之后都会说:哦,还算不错,不过和孙昂阁下一比,也就不算什么了。他们的各种事迹,流传不出三百里。”

裴艺一边说一边笑,属臣们也都跟着笑了。有这么一位光芒万丈,把所有天才都压得抬不起头来的主公,是他们的骄傲。

张家口市中医院
杭州钢铁集团公司职工医院
承德治疗男科医院
杭州癫痫病专科医院
太原正规妇科医院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3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