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游戏

安徒生的眼泪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12:25:44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壹】  从若颜手里接过信时,他正坐在图书馆七楼北面靠窗的位置,那是他的偏爱。  周末。他从早上进馆,此时已是中午。他似忘了时间,也不觉饥饿。一整个上午的时间,手里那本《安徒生童话》已翻过百页。看到“卖火柴的小女孩”时,有人在脊背上重重的敲了他一下。  力道诡异,并不纯正,感觉像是被无机体突兀击中。不适感另他转过头时微微皱了眉。一个女孩笑意盈盈的站在背后,背着双手,看着他。是若颜,班上的团支书。一个艳丽而极端富足却是很平凡的女子,在他看来。  他不适感并未消退,但是还是收起眉头,轻声问,有事吗,若颜?  唔……那个,你还不去吃饭吗,天生,已经两点了耶。  哦,呵呵,我还不饿,你自己去吧。说完回过头去继续关注书中卖火柴的女子。  还是一起去吧,按时吃饭好不。说着,若颜就不容分说的过来牵他。可惜徒劳。他略显瘦削的身板似是钉在了木质椅子上,纹丝不动。  见若颜依旧执着,他再次转过头来,声音很轻,却是短促:张若颜!  他的语气立马凑效,若颜似是有焰火灼了白皙的手,倏忽一下子放开了他。眼睑一垂,另一只手从背后伸过来递到他面前,说,你的信……那一会记得自己去吃饭。转身离开。  若颜……,他叫住她,她惊喜转身。他说,谢谢你,以后有事用叫,不要用敲。  哦……。若颜嘟着嘴转身离去。戚戚然间,完全失了一个大二富家女生天性的端然。  【贰】  不用拆封,他就知道,信是简若写来的。浅蓝色的信封,上边有很规律的格子图案,想必,她又是百忙中跑到“百变女生”店去挑选了不知多久才找到这个她认为天生会完全满意的蓝色信封。不用拆封,便已感动。  是的,她总是让他感动。自幼时起便是。  小学三年级,她随四处辗转的父母转学到他所在的镇上小学时,他们初识。  那天,他坐在第三排中间的位子,高瘦的女老师带着她走进来,神情安然,白衣素颜。同学们都把目光聚焦在这个突然降临的女生身上,她似是一眼就看见了坐在显眼位置的他。  他素来清冷,自幼使然。所以,冷漠的望着她,笔杆不时的在嘴角边轻轻戳动。但是,她却是如此令他意外,她眼神坚定,但不清冷,毫无怯生的征兆,接下来,便是自我介绍。  走到讲台上,普通话非常标准,甚至超越了略带南方音调的女老师,说:大家好,我叫林简若,以后请大家多多帮助我。  简单的语言,在他看来,却完全彰显了不同的质地。他此刻便已经认定,这女生,跟班上那些整天沉溺于垃圾零食跟漂亮小玩意的女同学有着天壤之别。  一个学期过后,他们成了同桌,因为,他素来,而她,不过是一学期时间,便将班上第二名那女生轻易挑下马来。连老师都对这个民工带过来的孩子颇感惊奇,然后欣喜不已。  【叁】  他们很快就成为好朋友。他们之间幼小友谊的质感,通过其他女生不成形的嫉妒眼神稍稍一衬,便一目了然。  小学毕业的时候,有几个因嫉妒他而积怨已久的男生在他回家的偏僻路段堵他,不巧,那天他跟她同路。  他一看到他们错落有致的位置分布,瞬间就嗅出了个中意味。  他说,简若,你先回去,我还有点事。见她迟疑,他竟有些急了,粗声说,快走!  她知道他所面临的危机,她说,我不会走的。  人已经扑了上来。  清冷的人,面临危机时,总会比普通人更决绝,自然性的某个角落瞬间会枝繁叶茂。就连尚未精纯的肾上腺素亦会激增。他短时间内拍断了她及时递过来的两块砖头,解决掉三个人,自己嘴角亦血流不止。就在这时,第四个人,一个胖子,是倒地的三人请来的初中生,充当了这场完全不公平的战斗的终结者。  胖子轻易地就将体力已经透支的他掀翻在地,抡起硕大的拳头……  然而,一声惨叫打破了危机的格局。她扑将过来,一口死死咬住胖子的手臂,喉咙里有着他闻所未闻的嘶吼,眼神似一只某种生活于草原的兽。  是的,幼小的兽。平日里梳妆整洁的发辫亦已散乱,满脸通红。  胖子疼痛难忍,气急败坏之下,猛力一甩,她嘴里衔着胖子带血的衣衫飞出老远。  他心里似遭到的重击,大吼一声,用尽所有气力,抡起骨骼分明的拳头向胖子的眼睛挥去。胖子捂着眼睛嚎叫着瘫软下去,血液从肥硕的指尖缓缓溢出。  他踉跄着跑过去扶起她,她嘴角已被胖子的血液污染,却对着他微笑,他心中不忍,次伸过手去摩挲她光洁的脸,多年以来,次留下泪水。  事后,胖子的左眼差点造成晶状体破裂。学校知道了这件事,出面解决,力保两个优等生无事。  【肆】  他看着信封,想起她,已经近一个多月没有她的消息了。阖上书,看向窗外,图书馆下的人工湖波光粼粼,湖边的杨柳正在飞花,一片零落。他揣好信,起身离开。  独自去到食堂,买了一份全天供应的云南米线,缓缓吃下,胃里竟觉温暖,他自嘲的微笑自语,原来,还真是饿了。想起先前书中卖火柴的小女孩,划着火柴,温暖的是冰雪,终冷落的,还是自己,她嗅着本不存在的烤鹅香味,在今世此时,无法消受,在烟花散尽的圣诞深夜,步入天堂。他总不时的为这个看过很多遍的西方童话感怀不已。  回到寝室,已是晚上。小伟抱着吉他在那里自弹自唱,见他回来,停了铿锵的弦,笑笑说,才回来呀,天生,没吃饭吧,不要紧,已经有人给你买来了。  他略一迟疑,说,嗯,是么,谁这么好心?  小伟继续一边抚弦一边淡淡道,还能有谁,难道是我呀,呵呵,诺,你书桌上,自己看。  他已经看到了。一份汉堡包,一份冷饮。塑料袋旁一张精美的彩色纸笺:  天生,回来了记得吃晚饭。若颜。  他沉默。很多次了,若颜给他准备好吃的,但是几乎每次他都已经吃过了。他的饮食非常克制,的摄取,从不过量。所以,他一次也没吃过若颜给他的东西。早餐、午饭、晚餐,皆是如此。  要么拧去喂楼下那只经常出没的黑色皮毛小流浪狗,要么扔掉。秘密而行之。无人知晓。  【伍】  晚上熄灯前,打开床头灯,小心翼翼展开简若的信,熟悉的字体,俊秀飘逸:  天生,见信好。  一个月没给你来信了,不知你是否过得如意呢,呵呵,你一直不喜欢打电话的方式,幸而我也一样,所以,给你写信,是一种快乐的经历。看来,你我都固执的喜欢用初始的方式交流,恐是心中都有隐秘的洁癖吧,具体如哪般,却又说不上来。  我近还好,妈妈的病好了很多,医生说,严格注意饮食的控制,保证睡眠,病情暂且不会恶化。我现在就需要努力赚钱,尽快给妈妈筹齐手术费。  我上周换了辆更大的摊车,因为小吃生意比以前更好了,尤其是你春节回来时教我做的珍珠粉团,很多人喜欢呢,谢谢你,天生。  大车子推起来会比以前费劲,但是,能赚更多的钱,只要能给妈妈筹齐手术费,我想,再大的摊车我也愿意去推的。  你是不是还是那样不按时吃饭呢,总是看书就会入神,然后忘却旁人身边事吧,你要注意身体。好了,不多打扰,我要睡了,明天还要早起摆摊。保重。  简若9日夜  他轻轻阖上信纸,装回浅蓝色的信封,把头枕在手掌上,深吸一口气……  他似是看到简若费力的推着车子的样子,光洁的额头渗着细密晶莹的汗珠,脸上挂着温暖的微笑。车子上的玻璃柜被擦得光可鉴人,透过玻璃,他看到很多小瓷碟,盛着各式各样的小吃,色泽斑斓。  显眼的就是圆滚滚的白色珍珠粉团。那是以糯米粉为主料的小吃,添加上芝麻、蜂蜜,用文火蒸制而成。这是他在寒假时教她做的。她很聪慧,不过半天时间,就已经悉数掌握了个中制作技巧,他很是欣慰。  他在心里说:简若,好好的,保重。然后心中微微酸楚,阖了眼,缓缓睡去。  【陆】  又是一个周一的早晨。马哲课。早上一二节。  他对每月一号,每周周一,甚至每天七点半,都很敏感,他喜欢初始的感觉,不断地初始,不断地能量回还,然后精力得以恒久的充沛。充沛的精力可以保持始终强大的精神系统,用以支持凌驾于他人之上的心智能力。  俯瞰众生。对,俯瞰。这是他喜欢的感觉。  但是他并不张扬,甚至偏于沉寂。他自知,自己是一个善于蛰伏的人,他认为,强大心智掌控下的适当蛰伏,是让对手彻底折服的先决条件。  然而,他亦很苦闷,他不知道对手到底是谁,甚至不知道对手到底为何物。只觉危机四伏,攻击性随着血液与心跳的搏动长久处于峰值,但是绝不轻易出手。  他青睐毕其功于一役的方式,用以夺回自以为属于自己的,掠取自认为自己喜欢的——不管是否属于自己。  他没得到的似是永比得到的多,尤其是物质。在不了解他的人眼里,他不过是成绩卓然,面目冷峻,洁身自好的典范学生。自幼皆然。  然而,这些在他自己看来,不过是人生基本的特质,他认为生来就因该具备——只要心智属于正常范畴。他需要的,远远超出了很多人的想象。  所以,他心有不甘,却无人知晓。终日内心怅惘,而面目却波澜不惊,终是一种纯度非常高的惘然气质。  他似是安徒生笔下的王子,却又远非那些金装银裹的王子那么简单。王子千千万,然,他的质地非常纯正,,因此,不可复制。  【柒】  走进教室,依然是众人焦点。  尤其是那些一脸蠢相的女生,青春的萌动已经离她们远去,身体刚好到达成熟的临界点,荷尔蒙无需异性肉体刺激亦可无端的自我发挥到峰值。欲念昭然。  她们的眼神,迷离,却因心智与欲望完全不能成正比,失之于忽闪不定,终是怪异无比,他从大一厌恶到现在。但是,他很理智,内敛的作风让迷恋他的女生们完全看不出其内在情状,偶尔还可得他浅浅一笑。所以他跟班上的同学很陌生亦很融洽。  很少有人能在陌生的基调上去做到融洽,但是他能。因为他是尹天生。  径直做到小伟旁边。  小伟是高官子弟,但是为人还颇为收敛,不会让人很反感,加之是室友,所以,关系不错。  小伟亲切的拍拍他的肩,笑道,上周布置的作业做没有?  不做不行啊,你敢招惹她?他轻松答道,略带调侃。  拿来参考下,你来之前我才发现我还空了一道题,刚想给你短信呢,你就进来了。  他把本子递给小伟。小伟草草抄完,还未来得及还他,已经被另一只戴着钻戒的手给夺了去。  我还没看呢。一个娇嗔的声音。香气随之飘过来。  他静默不语,亦不转头。他知道是若颜。  天生,给……若颜绕过小伟递给他一盒特仑苏早餐奶。身形娇小的女子,递得吃力,小伟很知趣的尴尬笑笑,仰身让过,他转过脸说,谢谢,我吃过早饭了。  前后排已经传来了笑声,若颜的手还是固执的伸着,他置之不理,看看表,打开书本。  小伟接过早餐奶,说,刚好,我没吃早饭,呵呵。牵强的解了围。  若颜缓缓坐在跟小伟隔坐的位子上,低下长长地眼睫,似有微伤。上课铃响了,尖锐刺耳。  【捌】  若颜自大一军训完上课的天就注意到他。清冷,英俊的面容,眼神有着不易觉察的警觉。似某种生活在草原上的兽饮水时的样子。衣着简洁,额前的发丝偶缀于眼前,尽管沉默不语,然,扑乎间,已是万语千言。  她知道,他是她难以抵挡的类型。这种人,此生恐怕只会遇到一次。但是一开始,她依然是矜持的。因为她是市集团公司总裁的千金。这是一个家族企业。如此强大的背景,让她天性端然。这是后天的骄傲——尽管她生下来已是万贯家财裹身。  先天的骄傲,来自于灵魂。比如他。  但是,她很快发现他远非她能够识别得了的。比如,她一开始就是全系公认的系花,加之强大背景做光环,其显赫位置终日引人注目。可惜,他几乎看都没看她一眼。  的一次,她着了一件“天赐”店的浅粉色露背装走进教室,立马引起轰动。男生的口哨声,女生的尖叫与恭维声,妒忌意味的窃窃私语声夹杂一片,非常嘈杂。他从人群中抬起头,就撞见了她直直射来的意味深长的目光。  她清楚地看到他在微笑,但是,很快发现他的笑并非这么单纯。笑意背后,不过是审视与检阅的味道。她心中惊疑,但是还是优雅的坐到了他旁边。他已经收回眼神,目光停留在翻开了的安徒生童话上,眼睑低垂,她看到了他眼底的不屑似雪花,跌落在书中的字里行间。  这一节课,她期望过高,自恃过甚,所以,当下课看着他旁若无人的走出教室时,眼泪几乎掉了下来。  她似是“海的女儿”,却又不是。因为,她爱,但是在他面前,却是无力的,单薄的,难以渗透的。她无法具备海的女儿那样似海深邃与庞大的情致,所以终是诚惶诚恐的,得到的不过是海底般的阴冷与绝望。  她自见到他天,就是疑问式的相遇。且问题越来越清晰:他到底要什么?  权势?地位?声名?情感?抑或……金钱?这些她都拥有,且甘愿,并轻易转嫁给他,可惜,他似乎不是一般的受众,不,应该说是的受众,非常规思维与手段可以渗透并俘获。  然而,她剥离强大背景之后,终是一个艳丽的平凡女子,再无特质。所以,这个她难以正视潜在问题一直无形纠缠她到现在,两年了,她不断向他示好,却依然没有结果。   共 15719 字 4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研究院治疗男科哪家好
云南癫痫哪家医院好
治疗癫痫小发作用药原则是什么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房产访谈 微信抽奖小程序 产品介绍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