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生活

墨香潽渡心经传奇小说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00:15:12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曾有术士寓言,三百年后曾风靡天下的武学之作《潽渡心经》将重新现世,它将引起江湖大乱,武林浩劫,又一场血雨腥风,惨不忍睹的杀戮史。传言《潽渡心经》其武学境界可取日月之光作能量,呼风唤雨解危机,纵横天地成强者,浩瀚苍穹随心欲,达到修真之境。江湖风云再起,武林浩劫将至。爱恨情仇地错乱交织,英雄美人的肝胆相惜,卸剑江湖,携手飞天剑舞谱成的传奇,终为了《潽渡心经》里悟出的大义,成就了情之所钟,爱之真谛。  ——题记  (一)  “哈哈哈……我终于成功了,我终于成功了,‘蜕残神功’,我终于练成了,这二十年值得,非常值得。”她就是带领宫人退出江湖,远离武林,归隐深山老林的“寒月宫主”阴姬,说其退出江湖,归林养老是假,实是养精蓄锐,闭关修炼“蜕残神功”(一种可吸收他人内力为己所用的神功),好再次席卷武林,兴风作浪,号令群雄,实现她一直以来的残忍报复。  一道浑浊厚重的铁门从中轰然扩开,缓缓滑至两边,铁门外的台阶下,一群青衣女子单膝跪地,弯腰低头,齐声高扬:“恭喜宫主,贺喜宫主,神功告成,重出江湖,一统武林,千秋万代。”  “哈哈哈,哈哈哈,好,说得好!本宫神功告成,再手,江湖迟早都是我囊中之物。我重出江湖要做的件事就是灭了武昌林满门,以血前耻。”水姬一身深蓝色高领长裙深邃幽寒,极尽妩媚妖娆,她置于高地,威严桀骜,厉声狠道,双眸里怨恨丛生,藐视所有,自以为能掌控一切。  众人听完水姬要灭武家满门还真吓了一跳,在她们心中宫主向来高傲直爽,武功出奇,争强好胜,雷厉风行,有勇有谋,手段虽狠但并非什么大奸大恶之人,此次一出关居然就要大开杀戒,着实让人难以接受,但没办法,如此情况谁敢忤逆她那不是自找死路吗?只得遵命行事,再说宫主如此仇恨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二)  “爹爹,您总算回来了。悠儿好想你呀。”一身着淡黄色衣裙的姑娘(武七悠)边说边向大门外奔去,高兴地迎接下山半月有余的爹爹(武昌林),跑到他身边就扑倒在他怀里撒娇了,天真的笑容,清脆的声音传开了,“爹爹,这次给我带了什么好东西?我可天天盼你快回来呀!”  武昌林虽已过四旬,但依然英姿不减,气场不凡,嘴角几撇胡须更显成熟稳重,一袭白衫衬托得他豪迈随意,翩然闲散,只在岁月飞逝里几分沧桑忧郁深藏于眉眼中。他怜爱地抚了抚赖在怀里的女儿的小脑袋,打趣地说:“悠儿,我说你今天怎么这么乖巧,这么热情,原来是惦记爹爹带回来的礼物,真是越来越狡猾了。”  随武昌林身后一弟子随即说道:“师傅,您不是不知道,小师妹一向都是‘醉翁之意不在酒’,那些古怪招术一招接一招,经常把后山的鸟儿玩得有窝不敢归,多可怜呀,以后活脱脱一小魔女。”  武七悠不悦地说道:“师兄,哪有你这样数落这么天真可爱,美丽善良的小师妹的?哼,不理你了。还是爹爹好,就会疼爱我,长得又英俊潇洒,风流倜傥,难怪娘亲会喜欢爹爹。”提起娘亲可勾起了七悠无限回忆,她在武昌林怀里蹭了蹭,失落地说:“爹爹,我好想娘亲。”  武昌林也沉浸在回忆里,安慰着女儿:“悠儿真的长大了,爹爹也想娘亲,可娘亲已去天堂享福去了,她肯定希望悠儿在爹爹身边快乐无忧地成长,对吧?她会在天上看着我们,保佑我们幸福平安,她会看着她漂亮的女儿成亲生子,一直快乐甜蜜下去。”  武七悠听完爹爹地话坚定地点点头,他从爹爹的怀抱里抽出身来,笑对大家说:“爹爹,各位师兄,此次下山辛苦你们了,悠儿要做好吃的给大家好好补补。你们可不要太激动啰。”  又一弟子随即接道:“师妹,做饭这种大事还是我们来干实在点,为了师妹你的花容月貌,玉颜永驻,还是不要干这种粗活了。”  又一弟子说:“师妹,你做的东西实在太美味了,吃了一次就不会想第二次。”  武七悠一听就在讽刺她,她疑惑地望向武昌林,问:“爹爹,我煮出来的东西有那么难吃吗?我尝过觉得还挺好吃的,虽然比不上爹爹煮得美味,但也差不到哪儿去呀。”  武昌林看看众弟子,又笑笑说:“怎么会呢?悠儿煮的东西可是杞山上吃的。谁要是说不好吃,以后悠儿煮的东西他得全部吃光。”  此话一出,众弟子像被人抓住了把柄,只得任人摆布,全都牢牢闭上了嘴,心想:这可是有史以来的酷刑,师妹做的饭菜,拿到后山喂山鸡野鹊还行,给人吃,还真是不合适。  武昌林比较关注的是他女儿近武功练得如何了,就问:“悠儿,爹爹不在这半月里,除了贪玩有没有认真练功呀?”  武七悠满怀信心地说:“爹爹,您就放心吧,悠儿一直都很乖的,特别是近武功大有进步,我的轻功已能一跃三尺高,轻易就能上后山捉鸟了,我的剑法精、准、狠,一刀下去干柴即刻一分为二,我的内功也能激起水花四溅……”她还没说完就感觉气氛不对,反正就是凉嗖嗖的风劲打四面袭来,抬头只见武昌林正一脸怒气横冲地盯着她,她赶紧厚着脸皮笑了笑,来了句:“爹爹,师兄,你们刚回来就先休息吧,悠儿先去练功了。”三步作两步,赶紧施展她那三脚猫的轻功飞快地逃走了,跑到后山一隐蔽林子里她才松了口气,不满地说:“还好爹爹没追来,不然又得被罚禁闭了。爹爹也真是的,干嘛老逼我学武功?要是娘亲在就好了,呜呜呜……”她径直悠哉悠哉地往前走,见不远处有只七彩斑鹊停在树梢上,她小心翼翼地移动步子,想从后面偷袭那鸟儿。  (三)  可那鸟儿也挺机灵,感觉阵势不对就往山崖下飞去。  而这捉鸟人一见鸟儿跑了就施展她那特别没水准的轻功去追,这一跃才发现自己已跃下山崖,身体也不听使唤了,“啊”声震天,后悔莫及,她还叫骂着:“它祖宗的死小鸟,你可害死本姑娘了,下次被我捉到非把你毛给扒光……啊——”“啪”的一声,七悠跌落在一棵大树上又被树梢弹回到峭壁上。“哎哟,我的腰呀,总算还活着,要是就此香消玉殒了那多可惜,我爹得多伤心。爹,爹……”她朝着山上大喊。如此境况,鬼才理她。她只得咕噜着眼睛四下寻觅,看看有没法子可以上去,望向左边,除了峭壁就是树;望向上边,又太高了,轻功没练好飞不上去;望向下边,可把她的小心肝给吓出来了;在瞧向右边,似有一洞口。心想:等下飞出个吃人的怪物那可就真完了,要是没有怪物,说不定还能发现啥好东西。  她小心翼翼地扶着崖壁,一步步地朝洞口攀过去,临近洞口她还是挺紧张的,毕竟对于未知还是小心为上,万一……无奈浓厚的好奇心驱使她去探索未知。她每走一步心里的恐惧就加重一分,越往里走越是惊喜,没见什么山精鬼怪,只见山洞四壁散发出火红火红的亮光,洞壁上全是火红的炎焦石,还传出嘀嗒嘀嗒的声响,似水滴在石上般轻脆悦耳,这才让七悠的心稍平静了点。她又继续往前走,不经意间踩踏了一硬物,“轰隆”一声巨响,她面前一道石门轰然打开,震得她满身是灰,她赶紧往后退去几步,抖抖灰尘。石门稳开后她又一步步地踏了进去,双脚刚踏进去就听轰隆一声,石门又紧闭了,她赶紧转过身去又拍又打终也于事无补。“完了,完了,这下真的要被困死在这里了。爹……”  她只得迅速四下查看,寻觅着如何才能打开石门,如何才能重见天日,刚转身就看到不远处有尊石像,石像下的蒲团上摆着个什么盒子。她几步就走上前去蹲下身子吹了吹盒子表面沾满的灰尘,就缓缓打开盒子,拿出里面的东西瞧了瞧,居然是本书。书名《潽渡心经》,翻开一看居然写着:《潽渡心经》乃天下武学之颠、之奇,其内功心法博大精深,至柔至纯,至善至美,能将多股真气融为一体,浑然天成为已所用;其剑法甚是精妙绝伦,出神入化。望有缘人得之、惜之、将其传承于世,发扬光大,以慰天下苍生。“哦,居然是本武学秘籍,真无聊,反正本姑娘对这没兴趣。”七悠随即准备把它扔回老地方去,让它呆在这里慢慢等待它的有缘人吧,刚低头就见盒子里还有封信,她一把抓了起来又把书扔进里边,打开信封抽出来一看,上面居然写着:《潽渡心经》乃天下武学之精髓,入此地者唯练成此功,方能破门而出。“爹……娘……救救我呀。老天爷偏跟我作对,我不想练武老天爷却逼着我练武。嗯……”没办法,在这“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悲剧里,无奈的她还得照着经书上的心法开始练习,盘腿安坐于蒲团之上,集中意念,静心宁神地开始修习内功……  然此时,武家庄也面临着一场前所未有的浩劫。一天夜里,对武昌林有着强烈怨恨的阴姬终带着一群人赶到了杞山,她要一血二十年前武昌林拒绝她之爱的奇耻大辱。她非常非常地恨他,因为他,她也曾卑微到底;因为他,她成了无数人讽刺的笑柄;因为他,她的眼里除了仇恨还是仇恨,再也不是当年那个豪爽温婉的女孩了。  一青衣女子不知从哪方跃至水姬身前,禀报道:“启禀宫主,武家庄所有人皆已中毒,请宫主示下。”  阴姬一袭深蓝色长裙随风飘逸,妖娆曼妙的身姿仿如地狱里逃出的幽灵,来人间寻找着鲜血的刺激:“哈哈哈,武昌林,今日我就要你满门归西,以弥补当年你对我的绝情。全部干掉,毁尸灭迹。等等,把武昌林给我抓回去,我要慢慢折磨他,好好地玩弄他,看他究竟有多狠的心,多硬的骨头。”  武家庄众人由于中毒毫无反击之力,只得任人宰割,屠杀结束后一场冲天大火焚毁了一切。  ……  (四)  一年多后,随着她一掌打出震碎石门的声响宣布大功告成。“哇,哈哈哈,我的内力居然这么强,说不定连爹爹都不是我的对手,耶,看现在谁还要逼我学什么垃圾武功,现在,我终于成了一等一的武林高手。”她异常兴奋地冲出山洞,悠然施展着轻功环旋于山崖间,随心所欲地飞上窜下,心想:这感觉真是爽歪了,原来武功高强也不见得是啥坏事呀。不一会儿她就试完了身手,就冲忙往家的方向飞去了,迫不及待的想见到爹爹和师兄们,顺便给他们露两手,看看扶不起的悠儿现在可不是软柿子了。  当她沿着曾踏过无数遍的山路奔向日思夜想的家时,大老远就感觉非常不好,走近了才发现昔日和谐温馨的山庄已成了一片狼藉,断壁残墙,这里早被一场大火洗劫了,她简直不敢相信眼前如此破败不堪的就是自己的家,随即失声痛哭,大喊着:“爹爹,爹爹……你在哪儿?不要悠儿了吗?爹,爹,是悠儿不该乱跑,悠儿知错了,你快出啦啊,出来……”她伤心欲绝,一怒之下吼声震天,望天控诉:“老天爷,你为何如此残忍?夺走了我娘亲又夺走了我爹爹,你好残忍,好残忍,我求求你,求求你把爹爹还给我,还给我……”她伤心地痛哭,哭到头昏眼花,匍匐在地一拳拳地拍打着黄土地,她好恨好恨,她想就此睡过去,又能见到爹爹和娘亲了,“爹爹,娘亲,悠儿来找你们了,悠儿好累好累……”可潜意识不许她就此一睡不醒,她蜷缩的身子缓缓伸直,她缓缓睁开又红又肿的双眼望天诉说:“既是老天让我逃过此劫,我定要纵恶者付出惨痛的代价。”  她为了弄清这山上究竟发生了何事,就迅速赶往山下向人打听,到了山下见一客栈,她随即跑进去找掌柜,见掌柜正拨打着算盘,她走过去问道:“掌柜的,请问这一年多来山上有发生过什么大事或有什么人去过呢?”  掌柜听了脸色瞬间大变,他赶紧走出柜台拉过七悠担忧地说:“哎哟,姑娘呀,你可千万别打听一年前所发生的事,说不定随时都将遭来杀身之祸。”  七悠急了,又说:“掌柜,你就帮帮忙,赶紧告诉我吧。我大哥本在山上拜师学艺,以前常有书信往来,可这一年多以来他音讯全无,而我寻上山去找他却发现山上一片狼藉,不知到底发生了何事?”  掌柜望了望狼狈不堪双眼红肿的七悠,长叹一声:“唉,老天爷可真不公平,武庄主如此狭义之人居然惨遭灭门。大约一年前,那一夜火光冲天,谁也不知到底发生了何事,第二天我们再上山,一切都已毁了,晚了。”  七悠听着掌柜的话眼泪早已潸然而下,想起爹爹,她又忍不住哭泣,又问:“掌柜可知到底是什么人干的?”  掌柜见七悠如此可怜就好心地说:“这我倒不知,似乎也没人知道是谁干得。姑娘,你还好吧?不要太伤心了,凡事都是命。”  七悠听完这话很是不悦,擦擦眼泪就径直离开了,继续寻找家门被灭的真相。一到城里,她就四处向人打听一年前武家庄到底发生了何事,可问来问去也没问出个结果来。谜团重重,她又该从何下手呢?七悠孤自徘徊在茫茫天地间,想起曾有爹爹疼爱和师兄宠爱的幸福日子,伤心难过又涌上心头刺痛了根根神经,而今,她真的好可怜呀!  (五)  另一方横煞江湖的“诛天教”一直都是江湖中人又惧又敬的魔教,人人闻风丧胆,避而远之,惧其手段狠绝,残忍毒辣,敬其不无事生非,滥杀无辜,一般人只要不惹怒他们都不会引来杀身之祸。他们的教主绝煞让人奉为神话而又叹为祸水,此人年经有为,英俊潇洒,狂放不羁,势霸情薄,桀骜冷漠,武功高强,智勇双全,是多少江湖女儿求而不得的梦中情郎。 共 34066 字 8 页 首页1234...8下一页尾页

男性呈现睾丸扭转是怎么回事-
昆明治癫痫好的研究院
昆明癫痫病治疗哪家医院好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