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历史

二霸相争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05:06:26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自古称霸者莫过于技压群雄或德高望众,还有一种人可以称霸,那就是霸道。不过现在要讲的故事全不是以上三种,只不过是野史杜撰的一则笑话,供大家茶余饭后一乐。如此,与称霸无关。­    话说吴霸乃一介武夫,自幼偏重习武不习文。父母本意让他强身健体,不曾想长大后空有一副大块头,脑袋迟钝了。更不曾想接二连三闯祸,闹笑话。­    也不知吴霸父母当初为何给他取这样一个名字,是怕他不够霸,还是有先见之明,认定这娃长大后一定霸。吴霸,乃吾霸也。明白告诉你了,要是还敢来惹,找死!打死人决不偿命。­    还别说,这吴霸虽一脸横肉,但从不轻易欺负人,不过性子急了些,容易骂娘。­    这天,他上街逛了半天,正在炎热难耐之时,在一个小摊子上,看到了一个玲珑剔透的小包,心想可以送给小蝶。这小蝶自然是他喜爱的姑娘。­    他操着一个大嗓门,问:“老板,多少钱?”­    老板没看到,吓了一跳,看了一眼吴霸,抖擞说:“老板不要钱。”­    吴霸不耐烦,一抓起包就走。老板见状,急忙追过去,大声喊道:“这位爷爷,爷爷,等下,没给钱咧!”­    吴霸也不耳背,也心想天底下那有这等好事,买东西不要钱,倒要看看这老板搞什么鬼。一听喊他,他就停下,反问:“怎么?”­    老板急道:“您忘了给钱咯。”­    吴霸反倒耐住性子,分辨道:“不是你说不要钱么!”­    老板道:“哪里!听岔了。”­    吴霸却也不多计较,似乎心中早明了,等着他的话,便问:“这东西多少钱?”­    老板一看那包,突然抓住包,大声说:“这个不卖,你买别的吧。”­    吴霸顿时一通气冒了上来,夺过那包,怒道:“啥!耍爷呐!不瞒你说,爷逛了半天就看上这包,临了你倒告诉爷不卖了!嫌爷怎的!”­    老板忙解释说:“不!不是。是这个包有人定了。你买别的吧!”近乎哀求,忙去拿出好几个包。吴霸却不,他拿出钱来,扔在摊上,道:“定了就不能买了么!不能买你干嘛不藏起来,这不单眼看人么,我就不。我的钱不是钱呀!”­    老板没有办法,只得坦白:“不是我不卖,是那人前脚走,您后脚就到。我……”急得直扇自己大嘴巴。众人见状都围了过来,先是静观其变,后来七嘴八舌;知道事情原委的告诉不知情的,刚停下的又问。不觉一会儿便围了好几圈。有的开口道:“和气生财!”有的说:“老板,不就是一个包么,给他得了。”有的晓与大意:“出门在外,得饶人处且饶人。”……横竖说什么的都有,让两个当事人左右相视左右不是人。­    吴霸非那包不可,老板非不让。僵持了一刻钟,吴霸本想强行带走,无奈人多,已没有了出路,又担忧话传到父母和小蝶那里,说他霸道。因此也软了下来,找台阶下,道:“你倒是说谁买了,我若是心情好,不防让他。”­    老板见状,喜笑颜开,哈腰说:“是西门大官人!”­    吴霸本不过找个借口,已经把包放下了,这时听到‘西门大官人’似乎耳熟又似乎觉得他不是好人,便再问一次:“谁?”­    老板以为他没听清,又高声的说道:“城西的西门大官人。这不他看上了这包,又没有回府,叫我收摊子后再送去。”­    吴霸没注意听他说这些算解释又算是废话的话,自己翻肠搅肚的想:这西门大官人是谁呢?突然他想到了,一拍大腿,问:“西门庆?”昨天刚听说书的讲水浒传。­    老板愣一下摇摇头,说:“西门霸!”一听这话还了得!吴霸打小就以为自己这名字够霸的,不曾想半路上闯出个像是更霸的;又加上西门庆那件事,他要打报不平,想找他兄弟定没错(这吴霸把西门庆和西门霸当作兄弟了);再者,他总有自己一个逻辑,看上的东西好比看上一个姑娘,不分先后,让人定去了,能不闹腾闹腾么?不能!­    因此,他提起了气,抓起老板的前胸衣裳,道:“走!带路。”­    老板一阵晕,哭丧着脸问:“爷!上哪儿去?”­    吴霸一推他便倒,道:“找西门霸去!我今天要替天行道。”他这边以为自己是好人,却没发觉群众那边是有怒不敢言,纷纷嘀咕道:“真霸道!像个土匪!那么壮怎么不去对敌人!哧!哼哼!”­    吴霸自然没听到,听到还了得。他倒是听到西门霸很有钱很有势力,这钱势是他的软肋,更是他痛恨那些人的起点。不由得火大,一路上烟尘滚滚,气势如鸿。­    看热闹的人也很多,而且越来越多,像一股潮水涌向城西西门大官人的大门口。吴霸以为,这就是正义的力量,看啊!汹涌的人群。­    来到西门霸大门口,看门的奴才见势不妙,一个进去禀告,其他全部晕倒在门槛上。只见众人由于太多人,先是里三圈坐着,再三圈站着,后三圈上椅,再一圈全上桌,两旁的高楼的走廊也站满了人。干脆有一个人奔跑在街上,吆喝道:“快来看啊!不看白不看啊!看了也白看啊!百年一遇,千古奇闻啊!二霸相争,到底谁霸!……”­    不一会儿,西门霸衣冠楚楚的走出来,潇洒一笑,见了众人,只拱手作揖道:“今天真是黄道吉日,不曾想霸某不知有何能耐让大家都来了,西门真是蓬壁生辉。”他也自然不知因何事做何事,但说好话总不会错,好事坏事一起说了吧:“霸某有钱不是一两日,然而也不是错,平日里也广施恩惠,乡邻和睦。再者,如果霸某有何事得罪众乡亲还请海涵。”­    众人并不答话,只一味的看。老板早瘫坐地上,大口喘气,不能言语。西门霸见他,问道:“秦老板,怎么?”­    秦老板一指吴霸,又哑口低头呼呼直喘,手脚直颤。吴霸早不耐烦,本想看西门霸还有什么花花肠子,不曾想就这么没了,再扳起怒容,责问道:“西门庆!你知错么?”­    西门霸一糊涂又一个踉跄差点摔倒,扫了一眼四周,见吴霸手指着他,不解又似乎和自己有关,但还是问道:“什么?”­    众人不敢笑,又憋不住,都用手捂着嘴。吴霸也记得此人不是西门庆,情急之下叫错了人,换言道:“叫你家兄弟出来!”­    西门霸转了圈,寻思道:我没有兄弟呀,独苗!这厮是什么意思?便又问:“谁?”­    吴霸摁捺不住怒气,吼道:“别装傻充愣了,当大家白痴呐!说书的都说了,‘西门庆诱拐潘金莲,毒死武大郎’。我今天要为他讨个说法。”­    西门霸有口难辩:“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吴霸得理不饶人:“你家兄弟不找你找谁!”真可恨,名称相近就是兄弟了。­    西门霸怒喝:“才是你家兄弟!”一想又不对呀,说书的不是说那事完了么!道:“武二郎不是报仇了么!”他也喜欢听书,恰好也听到了。­    吴霸生气前一句,后一句以为得理,道:“承认了吧!叫西门庆出来,我们要公审他。”他停一下,想起西门庆死了,便改口道:“西门庆虽死,你做兄弟的也一定有错。知罪吧你?”­    只见西门霸两眼一翻胸口一闷,气晕了,倒下前还说一句:“什么跟什么呀!”­    吴霸以为他要装死,急步上前直踏他前胸,抡起拳头就砸。奴才一见,坏了!主人要被人打死了,急得直转又不敢上前。西门霸倒是被吴霸一砸,清醒了,用力一翻身,退出了几米远,摆开架势运起内力。原来这西门霸也从小炼了一身功夫,不然这下他不升天也得半死。也可见,这霸不是人人能称,称了也都有两下子。­    众人一见都摆开了架势,连声叫好。秦老板也清醒休息够了,又见动了真格,站起来拦阻道:“不是为一个包么,怎么扯到西门庆了?”­    西门霸再次坠入雾里:“什么?”­    吴霸也想起了,的确是因为包的事,便收了拳。秦老板说了大概。众人见气氛又降下去,看不成热闹,连声叹气。­    吴霸以为群众不满意,先声夺人道:“西门庆那件事可以算,你自己的事就不那么容易了。今天我要为民除害!”众人­也晕:不是他自己的事么,怎么成了为民除害!不过一见又要出手,连忙再次欢呼叫好,刚才焉了的表情顿时活跃、激昂。  吴霸以为这就是正义的呐喊,自己更要不负众望。只见他长喝一声:“拿命来!”一个收拳用尽气力直扑过去。  那西门霸刚大约弄清楚怎么回事,还没有让他分辨,无奈对方激动,已经出手了,为了自卫也为了对得起自己的名号:既称霸就不能孬!  又终究是炼过武的,眼尖,不让他近前便也过去,顿时拳脚相加,天晕地暗,电闪雷鸣,地动山河,狂风飞舞。顿时嘿哈连声,什么太极拳,咏春拳,螳螂式,蛇形,猴拳,白鹤拳,虎拳,醉拳……真可谓高手过招,无所不用。有的还是自创,无招胜有招。杀得难解难分,尘土飞扬,满头大汗。  大约两个时辰过去。两个人还斗得激昂。看客却看得累了,东倒西歪,站着的坐下去,坐下的干脆躺下,躺下的睡了,睡的醒来还沓喇着口水。  秦老板早已清醒,本想说:“不就是一个包么!”见两个人来来去去,一会儿左一会右,不是上桌就是落地。他又干脆躲到一株树下,眯起眼来。  又两个时辰过去。看的人是散去又聚来,并且倒了一大片。天气也热,太阳也毒辣毒辣的。  两个人也累了,虽没有受伤,但各自蹲在地上直喘气。  秦老板见终于歇手了,走过去递给两人水,不屑地说:“为一个包,值得么?!”  西门霸打得晕了头,问道:“什么包?”  秦老板道:“你看上的那包被他看上了!也怪你当时不带走,说什么我收摊再送来。麻烦了吧!哎!”说完直叹气。西门霸也醒悟事情原委了,哈哈大笑:“我说么,一场误会。”  吴霸却还糊涂,怒道:“混帐!今天我是为民除害!”西门霸左右一望:“除谁?”  吴霸一指他的脸,道:“你!”西门霸顺着那他的手,问:“我怎么啦?害谁?”  吴霸再一指众人,众人看他手指谁谁跑掉,他向众人鼓动道:“大家别怕,现在就数他的罪状。大家说。”众人并不受他的鼓动,反而更沉默,连嘻笑都没了。众人不语,一个小孩天真的说:“什么呀!大家在看戏呢。”  西门霸大笑。吴霸明白过来,刚才冲动了。红了脸,上前一抱拳,道歉道:“一人做事一人当。对不住,我误会了。”  西门霸不露怒色,开玩笑道:“你的功夫还真不错。”  吴霸脸上挂不住,拿起那个包递给西门霸,转身要走。西门霸却说:“好汉留步。”  吴霸以为西门霸不善罢甘休,但自己理亏,只得问道:“你想怎样?”  西门霸走来,道:“这包送你了。我们也是不打不相识。”吴霸想起给过钱了,夺回包说:“谁要你送!我给钱了。那老板呢?”秦老板见没事了很高兴,本要走了,听喊他,忙急奔过来,道:“我在这里!”  西门霸一甩手,道:“没事,你回去吧!”想到这位斗了半天,居然还不知道姓甚名谁,又拦住问道:“慢着,这好汉怎么称呼?”  秦老板也摇头。西门霸转而笑脸迎向吴霸,拱手问道:“不知英雄贵姓?”吴霸回道:“大丈夫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我叫吴霸。”  西门霸听如此说,又哈哈大笑:“痛快!一见你就知道是痛快之人。霸某生平喜欢结交英雄好汉,如若不弃,倒很想与好汉结为兄弟。”  吴霸使料不及,愣了片刻:“这……”想到整件事是自己唐突,他既不计较,便不好拒绝。  众人一听没戏了,都快拜把兄弟了,还看什么呀!作鸟兽散。奴才一见危机解除,有的奔前来,有的跑后面忙去。  西门霸见状,以为吴霸不愿意,再说:“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结一个志同道和的兄弟,别无他图。”吴霸寻思这不是什么坏事,抱拳道:“承蒙兄弟宽宏大谅,小弟感激不尽。”  西门霸见吴霸同意,一拉他的手,高兴道:“兄弟,请!府中说话。”奴才尾随其后。  话说两人义结金兰,肝胆相照,从此兄弟相称。西门霸一样广施善缘;吴霸闯荡江湖,偶尔真也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但还是闹了不少笑话。 共 4780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预防阳痿要服从七个原则
昆明癫痫病哪家研究院好http://kmdx.qm120.com/lj613/
昆明市癫痫病中医治疗法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房产行情 微信上如何开店 产品介绍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